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不器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日志

 
 
关于我

折翅而歌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二零零五的最后几首诗 [原]  

2006-01-05 17:5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面的缘份

       致D

    1
你汇集了冬天的孤独
看起来 冷漠,疲倦
雪花般苍白
俯贴在座位上
像离群的鸟
在脑里回荡着
神秘的旋律
脸庞贴在窗口
从玻璃的反光折谢回来
并不单调
冬天,漆黑的夜晚
窗外,风一定把满山的树
吹得,很响
没有月亮星辰
黑暗在速度下无限的延长了
你一双无神的眼睛
捕捉到
零星几点 灯火
远方也许有一座山
植物枯燥,被一次偶然点燃
让你坑奋
用冷水洗脸,没有脂粉气
入更时分的一节车厢里
乘客基本在中途停顿的各站下光
我们相对而坐
话语不多
车轮不停撞击铁轨
沉默慢慢垒积
你身体里回荡的旋律
不能在我的大脑里荡开

     2

异乡的尘土落满你的身上
冬天的太阳西沉山下
前方灰蒙蒙的故乡
已不在熟悉
只有乡音未改
粗糙地悲伤
体内长满了杂草
瞬间,挡住了光
漆黑一片
勉强忍住眼泪
它在眼眶里打转
像叛逆的鱼,拼命想跃出水面
奔向枯萎

    3

我表达不出这种感觉
当你抵达时
在站台上昏暗的灯光中
裹紧衣服,寒风刺骨
黑暗一点点地吞蚀了你的背影
在这里,出生的城市
你所熟悉的那些人
已早早陷进冬天无底的酣眠
夜色,多么的不和蔼
火车:一条闯入永恒的巨蟒
噢!亲爱的
哪里才是你的应许之地
你就到那里停止

      2005.12内充公


    
    我

我需要宽恕,但不祈祷
我需要勇气和理由
我常常无意犯傻,我羞愧
那些事情,头脑发热,酒精作祟
我是个带刀的人
只有身怀利器,才能让我感觉到安全
我脆弱,像一个豆夹,一只环璃杯
我精神失常于一九九八年
下半年的广州
秋天,风和日丽,毫无预兆
一位女人,像一颗钉子钉入我的脑袋
所有的一切都被打乱
我开始爆燥,常常有杀人的想法
当然首先是杀我自己
我痛哭流泪,我感情丰富
我像一只蝙蝠呆在鸟群中
喜欢黑夜,在白天睡觉
我喜欢作梦,在梦里寻求所需
我睁着眼睛带着性饥渴的神韵
闪烁着野兽和睡眠不足的光茫
被厚厚的镜片挡住,不为人知
我喜欢被太阳照耀驱赶内心的阴霾
我的心脏常隐隐作痛,找不到立足点
悬于空中,我脑袋有众多不为人知的想法
我不习惯异样的眼光,我脸红
我尽量做得和所有人一样
不想被当成疯子
我身体瘦弱,热爱生活
精力旺盛,我抽烟我酗酒
我归于平静于二零零四年
我每天都在改变
一天比一天衰老
我有二十六年的过去
我从不想未来,只回忆以前
过好每一天
有阳光的日子
我在人群中无限孤独
我喜欢独处
我吃肉
我恐惧死亡

     2005.12火车上

   
   小雪

小雪
冬意浓郁
寒气肆起
某些落叶树
晃动枯枝
白昼日益见短
五时一刻,天空暗下
华灯初上
黑夜过早降临
弥漫到每个角落
多年前的某天
也是这种场景
我牵着你的手
从商场里出来
风很大,吹乱了你的头发
我们走在路边
低声说着话
灯影淡淡
天上,一轮如钩银月

       2005小雪


   大雪

大雪
南方海边
没有雪花
从天飘落
傍晚,火车
经过荒山
从窗口看到
山腰间
孤坟
碑石腐倒
崩塌处现出红土
拙壮长出十几根
抽穗的芒草
在风中慢慢摆动
后来,这个景像
缠绕了我一个晚上
我在想孤坟里
是否有成形的狐狸

      2005大雪




 白露

芒草苍苍
白露凝霜
我的那位女人啊
已在他人怀
而我形影孤单消沉多年
…… 
像一声呜咽的琴音
惊开在今天破壳而出的幼蛇
尚带混沌温和的小眼睛
       2005



   雨水

多年前的春天
我曾经
带着病体淋雨
那时我还很小
单薄瘦弱
在一间老鼠繁多的屋子里
受到惊吓跑出来
像一件洗得发白的烂衬衣
在风雨中摆动

   贝壳
每枚贝壳,是一个生物的墓碑
当它们肉体腐尽
这坚硬的骨质
便存放起它们在阴灵
在深海
黑暗无光的底层
像一朵斑澜诡异的花
慢慢地等待
那应许的阳光


贝壳

多年来
沙滩上爬满了
海星的尸体
有此已经疆硬
有的尚软
那天,退潮。你捡了
满满一兜
临走前,潮水回涨
我让你别忘了
再带上几枚
苦涩的贝壳
而沧海混浊
打湿了我们的脚


  贝壳


那些被海水泡浸多年的贝壳啊
身上还带着那种辛酸的苦涩
正是我们从地狱中带到人世的味道
我出生坠地时
就只是一枚贝壳
身体渗透了发苦的盐
在苦海中扎挣多年
所以我有着同一味道的泪滴
深藏眼眶,不轻易品尝


  
   冬夜

这一晚上
栏杆如此的冰凉
龙柏在风中
发出裂人心肺的啸音
我沉浸其中
看着无边落叶
慢慢木枘
残雨留在路上的水
映出一轮满月
猛回头
明月当空
半天白云
并没把她遮住
闷气长抒
   2005冬夜雨后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